@LTiki-Taka 依然是感谢小记者的一天。今天小记者坐上记者席,比真正的记者做得还好。
刚刚跟小记者说完话,好像这两天比我们想象得要轻松,先是推迟,又出现了一些戏剧性场面,发生了很多意想不到的笑声,但大环境如此,周遭种种类似判例都不乐观,无法不忧心,无法不恐惧,无法不去预测坏结果。
小记者说,快结束的时候,他在走廊上面对面碰到她,尽管已经非常紧张,还是跟她打招呼,要她加油,她说,“多谢晒。”
小记者补充,“她笑了。”“样子还是很从容。”“我觉得你说得很对,她的世界是很大的。”
我因为有了她变得没那么害怕,虽然有几次夜哭,多了跟自己不那么相关的恐惧,也终于切身认识到最值得恐惧的唯有恐惧,我们唯有直面。时间很大,生活很大,世界很大,而赤佬的世界很小,纵然他们手段很多,但也只是手段多而已,这样狭隘地存在下去,本身就是悲哀——而她把大世界、大生活带到我们面前,告诉我们要看向大时间,不要计较一分一秒的痛苦,没有必要,今天她又成为我跟其他人之间的枢纽,让我们彼此相认,一起见证,一起渡过目前。

YY之夜那件西装,她瘦得袖子都空了。今天同样无比感谢第一时间发来消息的LTiki-Taka。

hashtag:在一个平平无奇经期第二天,猝不及防游出夏天最好成绩;
hashtag2:最后实在体力不支,敢于放弃;
hashtag3:如果不痛经,我看月经期间没什么是不能做的。

我:救命,妮蔻有时候看起来,也像黄子华。
我:我的小机场,是不是黄子华的一双儿女?
满地可:不如说一切有龅牙趋势的,都像黄子华。
我:我爱官恩娜,都不及爱你的哨牙——其实爱紧黄子华。为什么不爱何韵诗,因为何韵诗箍了牙。
我:林鹏,我给你一个咕咕噜邮箱,你可以随时找我买歌词。
满地可:林鹏叫鸡都唔舍得比钱,点会比钱买歌词。
#

不得不说有些城市宣传真的很柒,尤记得四五岁时候blow my mind的那个“昆明,一个叫春的城市”。

看见小孩穿校服没预料地羡慕——再也没有一件外套能够给我垫在屁股底下坐了。

台湾纵然也受网络发展的影响,语言环境剧烈变化,甚至可以被视为劣化,但总体而言比起大陆还是要好得多,好就好在平和丰富,关注的油管主做了一期牛奶测评,其中一种有着偏甜的口味,这位形容是“怂恿小孩去喝的那种调味”,突然一怔,很久没有听过这种措辞。

去到已经贴上了“招租”告示但仍在经营的店里,稍坐一坐便走,走出门口背上还黏着危机感。

被打壓、解散、重組——香港的大學學生會能看到未來學運的曙光嗎? theinitium.com/article/2022092

度过了惊慌、快乐、荒谬感交织的早晨,爆发出很多突然的大笑,再一次深刻地领会到这句话:When it gets down to having to use violence, then you are playing the system’s game. The establishment will irritate you – pull your beard, flick your face – to make you fight. Because once they’ve got you violent, then they know how to handle you. The only thing they don’t know how to handle is non-violence and humor.
无比感谢@Ltiki-Taka 早起去西九龙的全程播报,我们共享这一天。

今日老公上庭,她说她六点四十五起身,我倒比她早起九个字。

满地可惊异于我的缺德程度,逐渐认为神有一本小本子,每天画正字,等数目够了就降下雷来劈我。
满地可:今天神给你画的正字,我相信已经爆格。
我:我是云南人,虽然不是少数民族,但尊重并好奇少数民族文化,因此我建议神不要用正字,而使用“爨”字。
满地可:神再来一笔。

Show older
Mastodon.ART

Mastodon.ART — Your friendly creative home on the Fediverse! Interact with friends and discover new ones, all on a platform that is community-owned and ad-free. (翻译:DeepL)mastodon.art是艺术家和艺术爱好者的空间,而不是政治内容的空间--有许多其他的fediverse实例,你可以加入以获得更多的一般内容(而且你仍然可以从任何实例中关注你在.art上的朋友);见https://instances.social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