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F boosted

整个伊斯兰教历史上有很多独特的地方在别的地区/文化历史里都没有,我之前说过地域和阶级的流动性,还有一点我最近感觉很有趣就是人民和统治阶级之间永远不完全认同的关系。因为宗教的存在,而且没有产生唯一对宗教有唯一解释权的群体(没有类似罗马教廷的机构)而是分出很多派别和律法学院,于是人民和统治者都是从属于宗教下的,统治者不会被当作最高权威,统治者自我会给自己宗教责任(建立医院学校,或者发动战争),并且利用宗教(这时候就会形成派别/学说)来统治人民获得稳定。但是人民发动暴乱也以统治者没有践行好宗教责任(例荒淫无度)为由,实际上都是很普通的世俗冲突(比如经济问题),因为人民用宗教支撑自己理论,迸发巨大力量,宗教大大牵制了统治者。也有派别直接认为宗教要超脱于世俗之上不和统治者玩了出家了(苏菲教团),这派人如果侵犯到了统治权益可能被压迫(你可爱的哈拉智),于是这就有了殉道,可殉道者会成为更激励人心的力量... 宗教和世俗交织在一起,每个人有自己所信的和所不服从的,每个群体有自己所信的和所不服从的,因为“信”参与了每个人解读任何问题,每个群体靠更大的自己都不一定能理解的力量彼此牵制... 真的很有意思。

C.F boosted

安利一个网站:模拟贫困。
playspent.org/html/
这个网站以游戏形式展示/解读低收入人群可能遇到的各种问题,以及这些问题反过来又将如何加剧这些人的困境。
【不吹不黑,多玩几遍、多体验各种不确定事件,真的有助于理解低收入群体,促进消除“贫穷就是因为不努力”的偏见/误解(说的就是中二的我本人orz)

我觉得型月很擅长的手法是先展示出来一个角色某些容易有争议的点,给观众留下很有冲击力的印象,随后在故事中慢慢把这个角色的背景经历补完。
当那个富有争议的特点契合进角色的生平中时,原本突兀的点能够很好地融入环境,角色整体十分符合逻辑、甚至惹人喜爱,所以容易给人一种“型月很擅长洗白”的错觉。
因为这种手法并不是以强行扭曲现有逻辑的方式给角色制造合理性,而是通过给观众揭示新的逻辑和思维模式的方式,展现出新的合理性,所以不会像一般意义上的“洗白”那么令人反感。
角色在立场上处于敌对一方,同时角色本身逻辑自洽、智商在线,因此比起友方队员来说他们更有新鲜感,性格也更加丰富有层次,格外有魅力。


推荐一下这篇文章《如何理解世俗社会,它在我们的生活里为何缺位?》
qdaily.com/articles/52688.html
-------------
“我们这篇报道将围绕中国的世俗社会是如何越来越疲弱的;为什么不能容忍一个世俗社会的存在;政府,也就是权力部门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权力如何控制好自己的权力;世俗社会存在的价值在哪里;如何重建一个理性的社会等问题探讨。”

The power of Neptune and Saturn.土海重的配置好像是会偏向这个风格。

C.F boosted
C.F boosted

Sparkle and shine, these photos are so magical that I almost couldn't catch them in the fall of 2017.

Mastodon.ART

Mastodon.ART — Follow friends and discover new ones. Publish anything you want & not just art of all types: links, pictures, text, video. All on a platform that is community-owned and ad-fre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