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应该赚钱,同时不管你们怎么花?那是你妈糊涂了。

无脑吹捧和认真了解者的区别。
太多的吹捧和情绪泛滥,背后往往是无脑和利益关系。

当代大学在读生影评用语:”整个人都在抖“演技没得说””超级紧凑“”很刺激很刺激也是很感动…感动之余就是很骄傲“”真的大推“”真的要去看“”真的你们去看吧“”真的我不能说太多“”真的太厉害了“没得说”超级无敌震撼“”超级无敌用心“”宏大叙事“”祖国山河“”1000倍“”太绝了“……

使用频率最高的是“真的”,其次是“超级无敌”。形容词“紧凑、刺激、感动、厉害、大(推)、震撼、宏大、xxx倍、绝”……仿佛看到了整个教育侧重和价值导向。

而在这样的导向下,语言也真的(真的!)贫乏到无以复加了……乃至于我被推送了这个“大推”之后,完全不想看。倒是马老师从另一条评价里摘出来的一句很有意思:“完全可以出口到阿富汗、伊朗、俄罗斯……不丢人。”

@nazna 是的。与其说角色很清楚,不如说作者很清楚自己写的是什么。(我也没怎么看《纳尼亚》,但感到它背后也有个很强的价值体系作为骨架,和哈利波特一样。在国内的儿童文学中是比较少据被这种特征的优质作品的。)

最近的某件事,让某老师对朋友圈(广义,非特指微信)的“疯狂拉黑政策”进行到了新的高度。而我的感想只有一个:您朋友真多。

以前写过一个微小说:据说梦见牙齿掉就是有亲人离开自己。有一天,某人梦见自己所有的牙都掉了,含在嘴里好像含了一口玉米粒,彼此碰撞、森然作响——事实上所有的亲人是都离开了,因为死的是他自己。

要我为此去拉黑别人大概也一样——那就叫社会性自杀。但我会记住这些没脑子的人,和他们保持距离。That's all.

地铁站上的味道真的很丰富……导致我在家觉得很浓的香水味完全闻不到了……囧。

@nazna 是呀。家养小精灵是很重要的角色:不然伏地魔掌权后,麻瓜会成为另一种家养小精灵(奴隶)——还不如它们有用。安排来赫敏这个“泥巴种”来支持它们的解放也是有象征意义的。哈利波特背后运行的系统其实就是反纳粹独裁,和《纳尼亚》背后也有一套宗教理论类似(我没怎么看进去)。

@nazna 是啊。没有自主很痛苦。尤其还是被迫的。

结果兔子又跑来找我,说我咋不理她。我也表达了疑惑。她说是一直没看到我上线,以为已经玩腻了,不好意思让我陪她,所以没叫我。我说我确实摸清楚游戏的规则之后就觉得没啥意思了,但人和规则不同,变化无穷。我是喜欢跟人玩,不是喜欢玩游戏。没有任何缘由的忽远忽近我就不知道如何相处了,只能躲远点——原来我们都带着自己的投射和阴影。能破除它的,唯有坦诚。然后我们又一起愉快地组队了。

Show thread

武志红微信公众号的个"食物性格测试"挺有意思的,我的结果居然是”茶“。其中有一些比较贴近,但还是有些迥然相异的。比如”爱吃汉堡等高热量‘食品。爱用暴食的方式排遣压力“,简直和我背道而驰。
有意思的是讲到”对环境中他人情绪敏感,就很难分清人我边界;擅长建立联系,内心能量充盈几乎不依靠外界汲取“的部分,在我身上更是呈现了一种”物极必反“的情况:因为敏感,才太清楚人我边界了。比如原本天天约了一起玩游戏的兔子忽然就不叫我一起打了,却要跟我炫耀刚打出了什么回响。我就清楚地看到了她自己都没意识到的”边界“,会迅速自动退开。这或许是巨蟹座让人觉得喜怒无常的缘故:人们往往对自己的造作毫无觉察。夸大主观而忽略客观。
抛开喜怒不说,无常的到底是谁呢?
这种”喜怒无常“的判词,是否是迟钝者以攻为守的套路?
毕竟是自己做人的经验太不足了——不过,确实也不太想积累这些。让人负担重重而毫无意义。

人性和人生如何定义的阐释是线性的,语言是线性的。不阐释的时候,它才完整。
通过语言,永远不能让人真正了解自己所呈现的——何况世界呢?

朋友终于把她和我画的角色放一起玩了。然而已经结束了。

越言论审查越语无伦次……
微博上好难看到逻辑清晰语言流畅的表达,有表态没交流,整个成了“称我心意投票大会”。喜欢的缘由往往在各自的心理投射,而非观念的一致——甚至很多人就没有观念,只有情绪。关于“我”的情绪。
关注的很多老师也算是各自的业内翘楚了,但经常看到奇特的语言组织方式,比如这个:不是“一组插画艺术”,而是“一组艺术插画”……然而敢去指摘吗?不敢。一来多如牛毛,二来会被攻击吹毛求疵。
不过这也是集体无意识的的上行下效罢了。
看见了却不能说,闭上嘴的本质是让人闭上眼。时间长了眼就瞎了,进而心也瞎了。
我还是去和公主一起吹笛子算了。
哦……我也吹不响……

说起来,“笛子吹不响”也是个经典象征……唉……人类存在太久了……

昨天早上起来就想记下来的,结果都过了一天了还是没写:看了《异度空间》就梦见水管里藏了妖怪。但更厉害的一帮比它凶恶得多的妖怪,居然跟带学生一样带成了样子,还教它们读书认字,直到善恶……剪了王皮鞋的老师估计就是这种欣慰吧……但其实我觉得是近期玩哈利波特的缘故。
再次深切感觉到自己和别人的不同,或许是接触和观察的范围越来越大了的缘故。

我可能就真是个特别讨厌的人:超出一般人的经验,总在挑战和质疑他们的固有模式。而且最重要的是,在一个动辄大集体利益高于一切的环境,作为非富非贵的普通人,居然可以坚持不服从、不妥协,也不怕被边缘化。

但是啊,但是,这些也是他们教我并且锻炼出来的呀。
很可能当初抱着向往而来这个世界的我,并不是这个样子的。我带来的能力或许只有一个:信。

跟素未蒙面的某朋友聊到一些形而上的话题,他说:我虽然跟你聊这些,但其实在生活上我挺鸡贼的,没你这么言行合一。
而我爹听我一番论述后说:法律,你居然相信法律?

我才意识到我真的相信法律,也真的相信言行合一是应该的——至少不为它们感到怀疑和恐惧——而我是一个那么难以相信和依赖外界的人。

但并不是我相信它们“有用”,而是因为相信人性中那些不断追寻问题的答案和实践的精神。它们是带着善意,不会伤害和利用我的。

但我也要冷静,因为很可能嫘祖就是信了姬轩辕吹嘘的某种理念的邪,听不进去公主对人性黑暗面的不信任——而那不美好的现实其实高于一厢情愿。

@yuhao9291 我就是没有被父母摧毁逻辑的幸存者,但代价真的很大。

@yuhao9291 是,希望吧。但我觉得俩孩子措辞不像那个年龄段的语言。可能是演的。

这样的是何其多。
所以才不进行逻辑教育并且要打压少数派啊。
你们没看明白我都看腻了。

Show older
Mastodon.ART

Mastodon.ART — Your friendly creative home on the Fediverse! Interact with friends and discover new ones, all on a platform that is community-owned and ad-free. Admin: @Curator. Moderators: @EmergencyBattle, @ScribbleAddict, @TapiocaPearl, @Otherbuttons, @katwy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