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想来,不管是迦梨、丹妮莉丝还是瑟曦展现出来的都是一种母性的毁灭性——因化育和守护万物而不得,“生”的力量转化成的“毁灭的愤怒”,这和湿婆代表的那种“成住坏空”意义上的毁灭和再生关系,是全然不同的。
什么“鸣钟投降就罢手”,拿墙头草民众当矛又当盾,之前制造一系列的分裂、谎言、背叛和杀戮的时候为什么不罢手呢?临了让受害者打落门牙和血吞来显示大度和包容。哪儿有那么便宜的好事儿。

说起来我以前真是小看了《圣传》里阿修罗象征的动机和心态,一厢情愿希望什么感受到爱和接纳就放下仇恨的结局,太幼稚了。所以说《山河令》相当理想化。换我是温客行,并不会因为谈了场恋爱,就原谅的。不过有点乱:原著的温客行并没有要报仇,而电视剧的温客行也没谈恋爱。还是概括为感受到爱和接纳吧。

我不相信爱可以化解恨。
恨太沉重、复杂和苦涩了。爱只能照亮恨,让它不变得盲目,就已经很难得了。
而有些恨,正是因为看明白了,才会显现。
那是对人性的失望,以及因为自己也是其中一员,而交叠出来的无能为力的愤怒。

公主也一样。

我有什么想不开要选《冰与火》来当工作背景听……真是问候他十八辈儿的祖宗……看到结尾人性怀疑PTSD都要发作了……
什么猪狗不如的事儿啊!诶,还真是猪狗不如。

默默慰问看《巨人》看到心理阴影的人。

看到黄山在微博问“因为傲慢而最后悔的事”。
回想了一下傲慢的场景……还真有……但真不后悔。
得,这个话题无法参与了。

拒绝了朋友提供的公主版温客行广播剧,我用她的帐号按历史顺序开始听天宝伏妖,然而历史记录第一个是古剑三原声……
这一切到底是为了什么……

很难想象我会为了人的长相而去看剧,回头连原著小说和它的前传都看了……还真是够INTP,一定要建立个体系认知才行……自虐不自虐……

掐指一算又写了两百多个段子……
但还是散的……就像我的人生一样……怎么办啊……

娱乐综艺的乐趣在哪儿呢?
了解演员、了解演员的角色,同时看到脱离舞台和作品之外的本人?
三者交融之下的幻觉之间互相映衬、打破和重塑之间的荒诞、跳脱出来的解脱以及不思考的快乐?

说是简单的笑一下,咋又开始思考了。欸。真是并不闲也挺蛋疼的。

我游戏中的”高光时刻“??感觉都是bug和乌龙……
工会的人吐槽这一连串的剧情:路上有火——心中有刺——这段算是”脑子里有冰(病)“:冰化了就是水,脑子里有水,可不就有病了么?

忽然又沦为没地方说话了……
诸位勿怪。

“代”这个词也够了。
只要能“代”,普希金也可以是自己CP味儿的……

而拿红楼梦去分析网文连续剧也是一个逻辑:它用了红楼梦的典就很光荣?是它厉害还是红楼梦厉害?有个词叫狗尾续貂,还有个词叫狐假虎威。

小米花了两百万请原哲哉调整了下logo,原哲哉的光荣和理念就贴给小米了?

真为现在的人感到悲哀:喜欢不知道怎么喜欢,想夸也不懂怎么夸。生拉硬拽,巧取豪夺出了一股子土匪气,看上的都是压寨夫人。
真是每天都在长见识。

刷到个短视频,张哲瀚吐槽拿着手机跟拍,走得气喘吁吁的粉丝:“就这体力还追星呢”。感觉和亏哥真是相当神似。
不过要说精神上的有力,亏哥也不行啊。而公主从来没有这样表现过优越感。
弱点是力量之源,那么展示自己的力量源头,往往就意味着暴露伤口。对于一直到死也不留下只字片语的人,这可能就是最后的骄傲了。

这也让我想起多少老一辈,从来不对子女提起之前运动的种种冤屈,在死前把之前珍藏了一辈子的照片信件付之一炬。还说“不要留下蛛丝马迹成为子女的潜在威胁”……这当中多少体验,后人都无从得知了。

Show thread

时至今日,我才真正体出到一点当年我妈和外婆“相依为命”的感觉来。当明确地了解自己在社会环境中是个异类,不会被理解,不能谈及自己所思所想,别人地喜乐都和自己无关。那么这相依为命当中,自然而然地就带了一种“无从选择”。只是外婆骨头硬,没有屈服,但也拒绝了一切“对他者的指望”,而我妈就一直没在这方面发育完全。

公主最后也没什么指望,原本就对世俗的功过成败毫无兴趣,只想和巫之堂的人相依为命罢了。然而居然连这也没成。偏偏破坏者还是自己人一手养起来,救回来的。

实在说,我每次都无法真正毫无保留地加以共情——承受不起。理性和分析帮我保持了安全的距离。但想来自己多年来从读书当中看到的种种,不都是那些最聪慧通透的人,自我抽离和剖析的尝试吗?他们的这种记录和展示,其实也是一种让人羡慕的精神上的勇武有力吧。

想要的不多,和什么都想要,或许也是一种一体两面。这种“不多”里,很可能就包含了“所有”了。

国人的这种“适应性”,真是一种囚笼。我能听到一些人发出的无声地呼号。而更多人甚至还在傻笑。像亏哥那样的人啊,或许自己以为是一颗闪光弹,在我看却是有沙眼的气球而已……

Show thread

悄无声息之间,费了好久时间搭建的网站就被屏蔽,不通过vpn不能访问了。竟跟多年前跟朋友做服务器在美国的网站时候的情况一样。那时候我们用了google 的blogger作为缓冲。而现在,举目四望,居然没什么可选的了。跟朋友说怎么办。内地的空间又贵功能又少,还要各种备案,当然紧接着就是被审核和监视呗。
虽然我不觉得自己有什么不过审的东西要发,但这种被控制,扼制的窒息感,真是……
虚伪、欺骗、贪婪的沃土,却要一次次被粉饰成天朝上国。越是对问题视而不见,越有机会在蛋糕上切下最大的一块,以发齁的甜味儿说服自己“其实还混得不错”。恶心。

Show older
Mastodon.ART

Mastodon.ART — Your friendly creative home on the Fediverse! Interact with friends and discover new ones, all on a platform that is community-owned and ad-free. Admin: @Curator. Moderators: @EmergencyBattle, @ScribbleAddict, @TapiocaPearl, @Otherbuttons, @katwy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