积羽沉舟的那最后一根羽毛。群轻折轴的那最后一根纱线,最致命的,也可以轻若无物。

能够怪它吗?不能。
之前的每一丝每一毫,都在那里。
包括承受它们的舟和轴本身,都是成全这个结果的一份子啊。

大清早又拉黑几个没有直接对话的微博活跃分子。表达的思路和价值观大致如此:制造舆论关注是为了个人利益(所以最好对公共管理事务闭嘴);你也不是什么好人(比较谁更坏);是有问题,但管你什么事?(凭什么不管公民的事?)一看都是几十万粉丝,现实生活中资本和资源都雄厚,被慕强者追捧的类型。社会资源分配给了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的时候到了。

昨天看到讲天体物理的教授说:为什么所有的天体都按一个方向转?因为上帝就喜欢顺时针吗?不是的,因为非优势方向的天体都因为逆向而被抵消不见了而已。

有点悲哀。

写到巫炤要开到魔域的门,最大的问题不是力量的强弱,而是和魔靠六欲滋养和蓬勃生息的属性的共鸣不足。怎么破,卡住。
这个断层,下面很难上去,上面也很难下来。
睡了一觉,发现有个最简单的楼梯,就是:悲哀。

有爱就会有悲哀。
就算是个菩萨,慈悲都还带了个悲字。
果然让人联合的,不是快乐,而是悲哀。诗人看到了本质。

“相对于现实,游戏是个更有意思,更有可能的世界”——这是很多年前喜欢游戏的朋友就跟我说过的话。
我完全不反对。从这个视角来说,绘画、阅读、音乐和文字创作也没什么不同。

但谁也没有深入去触及问题的本质:"xx比现实更有意思,更有可能"的背后,是否隐藏着一个真相——我们的现实没有给我们”有意思"和“有可能”的渠道?或者我们不具备影响现实世界的能力?

“虚拟世界可以”和“只有虚拟世界才可以”,是完全不同的。我们在哪个境界,作哪种选择呢?

”别抓捕他,要杀了他!“
”……“
妈的我如何能想到K的下一句是”我和罗门有交情"?!?!?!

看《黑衣人3》:“你一定很爱他才会这样做!"
”为什么只有我记得他?“
”哦!说明你就在那里!“

真话真是悦耳。

亏哥杀公主用了一刀,杀自己无数刀,可以的。是条汉子。
亏哥你甘心吗?公主问过余梦之,有没有问过你?

你以为最大的阻力是来自对手吗?
不,对手反而是最能激发能量和斗志的存在。
当你想要做什么的时候,最大的阻力来自于猪队友。
尤其是那些装作关爱,其实是在用爱控制的人。他们甚至不知道自己在阻拦什么,他们害怕你去到未知的境界,超出他们的理解。

同步,我们需要去和敏锐的心同步和有趣的灵魂同步和善于发现的审慎同步,和自己的身体同步,和这个世界的脉动同步……

在那同步中,就有融合和无我,和深切的爱与安宁。

这张图很有意思,本来文本作者不是這么写的。我觉得她描写的不如这样有趣。责编就跟作者商量,让作者照着画改了文字。

感受的方式,决定了表达的方式。
表达的方式,又影响了感受的方式。
人总是在无意识地自我塑造,却又那么依赖外界的反馈。
哎。

这被设计成一场骗局的社会生活啊。
如何转化成一场修行呢……

理念是一种修行。
实干是修行的验证。
单脚走路总是会跌倒的。

我down到最低点,在刚才的一瞬,心中又浮现出乐乐了……

让我们相爱的是共同的痛苦——老百姓就是通过共同的痛苦联合起来的。

我是特讨厌听吃东西的声音。听了什么食欲都没了不说,还特想拂袖而去。
但还有比瓜子更让人烦躁的食物吗?
没有了吧!那kikikeke的声音加上口水啧啧,简直能瞬间暴躁!

这种思维和表达方式,钉死了美术是实现别人理想的工具的位置。没有灵魂的技术被他人操纵和定价,而非有独立人格的表达。自然也难以有所突破。最后商业效果不理想,很容易被拿出来背过。
没有足够的文化修养、表达能力,让美术作者很难从逻辑上去提出反对。

于是市场又流行的是“谁的名气大”的光环说了算……是美术作者的粉丝,那就什么都买账。
行吧。看起来问题是解决了——又是另一种形式的话语权垄断。
另一方又变成了被动和被挤压了空间。整个行业还是在内部倾轧和消耗。
任何一方的胜利,都是行业的失败。

这样的事什么时候是个头啊——除非改变意识,促生新的行为方式。

社会管理和仲裁需要法律作为神圣第三方。
商业上的双方合作,也永远需要一个神圣第三方。
比如合同+市场策划案。

但似乎集权惯性中的人们永远搞不懂这个重要原则的意义。
委托方永远在鼓吹“我喜欢”,“文字作者喜欢”、“领导喜欢”。但永远不提“文本的性质和内容”‘、“市场定位”和“策划方案”这样的客观标准。

这只会让美术作者感到莫大的恐慌:生来就是感性的人,往往比做文字工作的人对情绪和画面呈现更敏感,他们当然能感受到这些喜欢和倾向,问题是这些信息都是不可琢磨和不断变化的。社会审美教育缺失,共识的基础很难取得共识,而由一帮素未谋面的人,扑朔迷离的喜欢不喜欢来决定美术的工作方向和价值?他们今天可能喜欢这样,明天就变成了那样。
这样的标准谈得上标准吗?
美术作者自然会放弃抵抗:你们说要什么样的吧,我照着来。洗干净脖子等着资本和权力来磨。
这样做出来的东西,也不再是创作。这当中给“美术创作”的空间也就不存在了

我是不信任人。
对。心态上跟亏哥没什么区别。
区别在于,我分得清楚公主是不是好人。
可我并没有一个公主。
我要成为公主那样的人。

对,故事就这么简单。

Show more
Mastodon.ART

Mastodon.ART — Follow friends and discover new ones. Publish anything you want & not just art of all types: links, pictures, text, video. All on a platform that is community-owned and ad-free. Moderators: @Curator @ChrisTalleras @EmergencyBattle @ScribbleAddict @Adamk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