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对“人靠什么保持存在的热情”的问题永远好奇,又永远对得到的答案感到无奈。

一篇好的文章,非要阉割得七零八落之后来供认阅读理解。还个三两句就来个旁批引导……没见过这麽恶心人的。
然而这世道就这样。能说什么?

从成年反推童年,从童年引申成年,并不是很难的事情。
但有些方案是不能付诸于语言,只能付诸于行为。
可我们又太过依赖语言,行为迟迟跟之而不上。
就更让语言显得单薄无力。最后连语言也不必有了。

一切的荒谬存在背后,都有一种必然。
就是它的起因就是荒谬的。

愚蠢是一些人牟利的沃土。所以他们才会支持和偏向愚蠢的一方。事实上,唯利是图又自以为聪明的他们自己,也是愚蠢的。

我们生活在一个巨大的谎言中。
而说谎的人甚至不操心能不能骗到别人,他们只想别人配合他们骗到他们自己。

喜马拉雅听个书也是够莫名的:忽然插入个演员,跟居民大妈似的苦口婆心:“您好,刚才我们听到的是《人类群星闪耀时》,它讲的是……它表现了……我以前演了个什么剧……”

喂!我刚听过原文了!听得懂!你谁呀非要来概括一番主要内容中心思想就跟别人没脑子的似的?是有小学语文老师的梦想没实现还是怎么的?
一个娱乐工作者,倒来代言文学和历史的价值了?还满以为是自己给书拉了人气,相映成辉了似的?真娘的恶心,直接负面印象。

Lofer这种,典型的靠不分级的内容笼络同人圈流量的平台,还把“坚决审查”演得这麽用力,拿儿童文学当软柿子捏不是一两回了,拿着鸡毛当令箭的典范,恶心得人上吐下泻。

去年开始折腾的书,终于出版了。
果然印得一团黑……枉我还叮嘱了半天要记得打样和调色,有必要跟我说调整稿子……
算了算了……
贴不下,更多:
imarkspace.com/liarsliar/red-d

上古时期,巫炤从缙云的形容中,无法判断他说的小怪物是什么。
但在后来遇到成体的云无月的时候,却一眼就知道是魇魅,甚至对司危来说也不是问题,能对着路过的夜长庚脱口而出“怎么魇魅在人间这麽常见了,上次一只,这次又一只”。巫炤还能就看出云无月失去了声音,而夜长庚在能力上不如她。显然是知道并且很了解这种生物的。
这什么原因……是缙云的语言表达能力很差,说不清楚?
显然巫炤和云无月之间没有见过面。
缙云没打算让他们相见,巫炤听说他养了个小怪物,也并不在意。
缙云又何必在他们面前提及彼此呢……
让自己显得不是那么形单影只?
“我还有个朋友很博学的或许认识你是什么种族。”
“你看我还有闲心养着个小动物来着。”
……不懂。
不懂。


睁眼瞎,和识字的文盲,发育健全的脑残,差不多都是一回事。

环境越魔幻,反而看得越清楚了。
也是有趣。
我们的环境就希望把每个人都局限在从事的行业和既定的范围内,像一颗永不生锈的螺丝钉。
照这个逻辑我就应该成日研究绘画技巧,分享”美图“,关注行业奖项排名,儿童心理,消费心理,一边自我表现,一边促销就行了——几辈子都玩不过来。
可惜啊,偏偏不是。

又忘了发这边了。
我已经成功过上了吃了睡,睡了吃,干活,吞食精神粮食的,猪一样的生活……

这脑子里,每天跟过走马灯似的,就没有空的时候。
手怎么跟得上去记录?
不过我还是买了很棒的活页笔记本纸,可以算是目前用过的最好了了,唉哟,恨不早相逢。
不过真大量用还挺贵的。差不多体验下得了。

Show more
Mastodon.ART

Mastodon.ART — Your friendly creative home on the Fediverse! Interact with friends and discover new ones, all on a platform that is community-owned and ad-free. Admin: @Curator. Moderators: @EmergencyBattle, @ScribbleAddict, @TapiocaPearl, @Otherbuttons, @katwyld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