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赞了,我现在看看戏了!文学课真好啊!!!

满是问号和惊叹号的一生
契诃夫

犹如我看着某剑官方用着睡莲的花形,却用着荷花的莲子的心情:你们到底在干什么?!?!

感觉我一辈子都在主动和被动地解这种人为的,无聊的谜。
唯一有意思的,就是在过程中遇到的,和谜底关系不大的闪光。

中国舞台的背景是抽象的。不一定要体现当前的剧目。它还分生死门:从这个门上,那个门下。如果你还从原门下,你就死了——相当于退回去了。
有意思。
所以我不愿意原路退回么?

我懂了。我描写因果脉络,而他们在描写情绪。情绪的考据成本很低,不需要解释。接受就接受,不接受就算了,大不了骂娘,也不用辩。
但我就要——我看到官方用了荷花的种子,给的又是睡莲的造型,头都大了。

漫画真的不适合我。
真的。
正经一开篇,一格就心累,再也不想画同样的内容了(但还会的:设计师思维都优化出流程了)。
至少一点:之前我没死,现在也死不下去了。

#无烬灯

必须承认,我微博关注一些人的原因就是喜欢看他们吐槽。

我画的每一样东西,都是让我感到“再也不想画”了的——可能我上辈子做的每一次计算和数学记忆,也是如此。所以我这辈子都不能记得,也秒忘怎么算。
那真是没下辈子这个退路了——或许这就是周云鹏走过的路吧?

果然画漫画的时候我的思路是设计师型的……这似乎不太对啊……

刚跟凡提说到余梦之,忽然自己戳了自己一刀。半天没缓过来,我都不想再重复了。但如此真实。

集体把个体当消耗品,佣童工到死,这种事也是有传统的。

可怕。

恭喜我又刷开了!!!!元代开始换了个老师我好开心啊。
不过因为某些需要——准备改变近期主题,要转向华严经。文学史进入市民商业娱乐时代,也暂时不帮忙了。我不关心他们要怎么消费欲求百花齐放……从宋代开始住宅区和娱乐区不分,他们也意识不到会祸害到我这种人被酒吧和商家吵得烦死,而环保部门根本管不了吧。
呸!

好好好。不露脸都美。
所以我说啊,为什么大家都在画大头呢。
我就要不露脸,只有氛围——虽然比大头麻烦得多。但至少这证明了,美是一种有深度和广度的东西,而不是一种模板和皮相。
不,也许对方只是看到个名字和标签就美了也说不定。
算了,不管了。毕竟连什么是美这个语言系统我们都不曾统一过。
想这些干嘛。

桑贝又被挖出来循环了吗。
桑贝不错。
当人活到一定年纪的时候,就会感觉身边的人和事只是不断在循环。

LIAR boosted

『即是你恩重如山,我也可以效法愚公移山!!』

情况更好了么?
不,因为水稀释了酒精,杀菌效果更弱,更糟了。

实在忍不住了,那么爱宋词的我要跳过宋辽金了……为什么学生要受这种罪上这种课!!!!
他们要考试必须要忍耐,我又不需要!滚!

说黄庭坚她也会笑,说某某是她导师的导师也会笑……真是尴尬讨好拉近距离的社交笑……
照本宣科+社交笑。
救命……我已经在希望她早点讲完了……但宋词这段还挺长的……啊啊啊啊

老师你说到官伎私伎,在嘿嘿笑什么呢?点在哪儿?说到柳永又笑什么呢?尴尬而不失心照不宣?

不知不觉我就听完了整个学期的课?换了个女老师,总觉得她嘴巴不利索,脑子也跟不上嘴……什么鬼。

Show more
Mastodon.ART

Mastodon.ART — Follow friends and discover new ones. Publish anything you want & not just art of all types: links, pictures, text, video. All on a platform that is community-owned and ad-free. Moderators: @Curator @ChrisTalleras @EmergencyBattle @ScribbleAddict @Adamk6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