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如何面对自己和别人不一样;如何面对冲突;如何面对孤独;如何面对否定;如何认识死亡和生存。
这决定了我们会如何活着。以及度过所有艰难的时光——而这成就了独一无二的“我”。

人的观念真变得挺快的。
就明代的民间故事还有“从先问别人的事还是先问自己的事看出此人是否无私“的逻辑,扭头到了现代“为了自己的利益牺牲别人的生命”就那么多人视为理所当然“那也是不得已啊”“因为这边人多”。甚至还能从结果反推“要是不牺牲,也没有今天的你我”来为之辩解了——请问那时候如何知道如果没有被放弃,谁的后人会更多呢?
可见人性要往低了走,就是没有下限的。再怎样过分的事,也能找出冠冕堂皇的理由来。

我们的民众早就学会了在什么时候欢腾什么时候吵嚷什么时候视而不见の沉默。

这种被规训的不约而同真是……不幸。

苹果不记录输入法隐私是可以理解,但好歹靠谱一点啊……这“饺子”是怎么出来的?已经脱离逻辑了好吗?

其实雷雨和大风是我最喜欢的天气……真想说别让河南下了,下我们这来吧,我们这比较稳……可老天并不会听。
从上个世纪开始耳熟能详的温室效应的恶果装神弄鬼一点点兑现。半个世纪而已就怼到面前了。现在的人还不注意的话没准我们就是能活完整一辈子的最后一代人。

英语课上的东西神奇地和说文解字连上了。语言,无非都是人的思维、文化和历史。

我从来不是对“是什么“感兴趣,而是对”为什么“感兴趣。所以对于堆砌和贩卖信息的知识不感兴趣,甚至觉得津津乐道这些的人僵化、闭塞和可怖。

真正的”人“的意义,存在于无限可能之中。

忽然觉得过去在意的都不重要了。
不过都是个过程,而最平淡的和最至关重要的瞬间,都是那一个瞬间,和别的瞬间也没什么不同。而要走的因果,也不会有什么不同。
一定要说的,就是面对和接受的态度罢了。

We shall know some day that death can never rob us of
that which oursoul has gained,
for her gains are one with herself.

去看了一下荀子的《性恶说》。蛮有道理。
但善恶为何不可同时搜存在呢?
良弓利剑是要精准的调校和制作。但也说明了它本身具有被调校的基础和素质。没有人能强迫别人成为自己不想成为的样子。所以想要向善,本身也就是善。
是心是佛,是心坐作佛。
因果和时间,不是我们以为的那样。

基本所有的下劣,都是追求轻松方便随波逐流(抄近路)的结果,而所有的成长、变革和提升,都是在逆水行舟。大脑加强常用的神经元,就是为了节能,从这个角度来说:健康减脂、劳作创作……全都是反人性和反本能的。

那么问题来了:人性和本能仅仅是节能和追求轻松方便吗?
显然不是。
不满足、好奇心、探索实践……婴儿都具有这方面的天性,不算本能吗?
既然人类繁衍发展至今,显然这部分本能是远远超越了前文所讲本能的。

为什么只讲放逸的本能呢?无非就是想为放逸找借口。

所以我很烦动辄就用本能和人性来解释一切放纵下劣的行为。这和自洽一线之隔。

某友的微博。
对这个语境我是理解的,被没有边界的人胡搅蛮缠也很烦。但它从一个侧面也说明了国人的一种集体无意识:
有本事才有权力表达;有权力就可以凭个人好恶制定规则;制定规则的人可以在自己的权力范围为所欲为;不按照道理而按照好恶情绪处理问题,让别人在自己的势力范围内闭嘴是有本事的证明——形成了自洽的逻辑闭环。

但这也正是制造无数给他造成烦恼的没有边界感者的原因:按这种逻辑,谁会承认自己无能、主动缩小自己的势力范围、自我克制和尊重别人呢?那肯定是尽可能通过为所欲为来自证“我也很聪明有能力配跟你抬杠”啊。

只有同类之间才是真正的冲突……其他都只是偶然的误会:比如我就不会顺着他,同时也不会抬杠——并非认同这种价值观,而是觉得没共识和没必要。

“外观年龄”不等于“实际年龄”。
而外观年龄的差异也不等于实际年龄比较大:否则郭德纲和林志颖就真差着辈儿了……真是让人绝望的阅读理解能力啊。
公主比亏哥(外观年龄)大两岁居然和我估的一样。

勇气和尊严,可能就是明知道说了别人不会明白,明知道画得细致,在委托方廉价的纸张和糟糕的印工下也展现不出来,却还是要说,还是要画细致——因为自己知道。
即使这样没收益,也还是要做,因为知道这样做的价值。

为什么现代人的时间会碎片化呢?
因为自己发明的工具和系统太慢了:开网页要等,存文件要等,上传下载都要等……这空隙中不能傻等啊,当然就碎片了。
其实碎片也没什么,主要还是会忘记之前在等的事情。精神专注的能力不行。

不愿克制,对建立和完善制度也毫无兴趣,就只能在不受制约的人性巨浪之中辗转沉浮呀。
这就是意识造就的现实;不愿承担的因而种下的必须承担的果。
在天道这个范畴,知法犯法,或者不知法犯法,其结果是一样不打折。等死,死个明白可乎?

编辑挖坟挖出十年前的稿子……我看网络看到千百年前的旧故事“ 对这个时代的天下士人来说,再立一个新皇帝,是很迫切的需求,而且,大家都不想改朝换代。司马家当年上位的手段固然够卑鄙,但禅让手续还是齐备的,就让他们家继续干吧,已经够乱的了,不要再增加不必要的动荡了。毕竟,稳定的皇权是良好的社会秩序的象征,哪怕装装样子,大家也离不开一个象征物。作为世家大族,支持一个人当皇帝,那个人会给你回报;自己出头抢皇帝当,却可能成为众矢之的,这笔账,体面人都是算得清的。”
真是……多么痛的领悟。日光之下无新事,或者说。人恒人。
当无法主动践行的时候。我们只能控制自己不作为作为抵抗的方式。这就是“不能建设就破坏”的行为!模式。其悲惨的本质还是……算了不说了。太悲哀了。

古剑三的美术设定集,就真的只是美术设定集……什么创作逻辑和思路……都只是在美术上的而已……和创作核心、逻辑、人文历史全然无关。认知完全降级……
我给缘分姑娘看一张匪夷所思的图。我说逻辑呢?
缘分姑娘说:那个司危是不是公主?
我:……所以那个公主是怀曦?我觉得很没道理但无法反驳……

结合mp.weixin.qq.com/s/IyAZUosp1lW 真觉得不寒而栗。
我很可能就是个道德反叛者——丝毫不为所动:看不惯的大可以惩罚——用他们熟悉的话来说:这样的稀缺资源是可遇不可求的。消耗完了,再想要也没了。不管是后悔自责哭天抢地悔不当初,像亏哥那样自爆以死谢罪,也没了。
反正完成任务之后,洪水滔天也与之无关。已经毫无保留,自然没有亏欠也没有遗憾,无悲无喜,爱咋咋地——最多说一句“真可笑”,这么巧也是公主的态度。但再怎样客观抽离,每每想到凯撒的那句“你也有份吗?”也实在难过。

Show older
Mastodon.ART

Mastodon.ART — Your friendly creative home on the Fediverse! Interact with friends and discover new ones, all on a platform that is community-owned and ad-free. Admin: @Curator. Moderators: @EmergencyBattle, @ScribbleAddict, @TapiocaPearl, @Otherbuttons, @katwylder